【转载】利玛窦和《坤舆万国全图》的那些事儿 🔥

@氪金狗

原帖网址: 利玛窦和《坤舆万国全图》的那些事儿_国际观察_论坛_天涯社区 (tianya.cn)

这个贴子本来是回复我之前的一个贴子里某个西拥者的一个问题的,本来只想写个几百字就写清楚,但没想到越写越多,写了好几千字,花了我好几天的业余时间。

(注:西拥者就是“西方拥趸者”的意思,就是指逢洋必舔的那群人。最近网上严打得紧,很多侮辱性的字眼都不能用,为了保险起见,我就不说洋奴、牧羊犬之类的词了,一律用“西拥者”来代替。)

等我写完之后,已经过去几天了,回帖的热情已过,我觉得没必要再回复他了。因为那个西拥者逻辑混乱,完全没有反驳的价值,而他回贴又非常积极,明显就是来引战的。据说美分是以引起网友的回复来计算工资的,我要是回复他这么多,不就等于给他发津贴了吗?不能这么便宜他。

但是,这篇文章写了这么多,花了我这么多心血,如果不发布出来,岂不是浪费我几天的时间?所以就又开了这个贴子。

先过审再说。

书格各版本坤图链接

其它相关文章


2 个赞

@氪金狗

在我们的历史教科书里白纸黑字地写着“《坤舆万国全图》是在利玛窦的帮助下绘制出来的”,可是这些屁股坐歪了的公知不会告诉你,《坤舆万国全图》还有一项闪亮的荣耀——它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张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地图。

没错,它就是第一张世界地图。

好了,问题来了。

既然《坤》图是历史上第一张世界地图,也就是说在《坤》图之前,欧洲人自己却没画出一副世界地图来。

欧洲人指导中国人画出了世界地图,但当时他们自己却没有世界地图。呵呵,可笑不?

如果你去指导别人造高铁,自己却没有一条高铁,说出去有人信吗?

这就造成了一个西拥者们无法解释的尴尬现象:都说欧洲人“帮助”中国人绘制了世界地图,那为什么当时中国有世界地图,而欧洲人自己却没有世界地图?

如果欧洲人真的能帮中国人绘制世界地图,他们为什么不先给自己画一张呢?难道自己发明了什么好东西不都是先给自己使用的吗?

一个国家或民族发明了一项新技术,当然首先给自己使用,即使要给别人使用,也应该是在自己用滥了之后再给别人吧?有没有可能自己不用却给其他民族使用?

假设,要想让中国人把造纸术传授给其他民族,是不是应该要等到中国人把造纸术普及了,用熟了,用得烂大街了,才会便宜别人?有没有可能中国人发明了造纸术之后宁愿自己不用,也要送给别人用?世界上真的有这样无私奉献,舍己为人的故事吗?

试想一下,假设中国人发明造纸术之后,中国皇帝说:这么好的技术我们怎么能够自己拥有呢?我们应该送给我们的好朋友欧洲人。

然后派人连人带技术万里迢迢地送到欧洲,手把手地教给欧洲人。

有人说:要把技术送人也可以,给人家拷贝一份就行了,我们自己还得留着,该用还得用。

可是中国皇帝却说:不,我们怎么能够这么自私给自己留一份呢?这显得我们对待朋友多么不真诚,我们应该毫无保留地奉献给我们的欧洲朋友,所以我决定我们自己就不保留造纸术了。

于是,若干年之后,世界上的人只知道欧洲人发明了造纸术,而中国人自己的造纸术却失传了。

中国人宁肯自己不用造纸术,也要先给欧洲人用,这是多么的无私奉献,多么的舍己为人啊。

如果说欧洲人指导中国人画出了《坤》图,那么其过程就跟这个差不多,请大家自行脑补一下。这种情节连天方夜谭都比不上,只能算是脑残的狗血情节。

但是,西拥者们编的历史却告诉我们,这种狗血情节就是历史真相,是真实发生过的——利玛窦就是这么干的。

他把欧洲人的世界地理知识教给了中国人,让中国人绘出了历史上的第一张世界地图,而当时的欧洲人却没有保留这些地理知识,没有画出一张属于自己的世界地图。

那些地理知识欧洲人自己都没用上,就先给中国人用了,多么高尚无私啊。

但是我要说,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不是童话世界,这样温馨感人的故事根本不会存在,只能是编造的。

2 个赞

@氪金狗

关于《坤》图的疑点还不止这个。

我们再来说说利玛窦这个人。
利玛窦这个人是个一神教的神父,我查了很多资料,都没查到他是一名地理学家的记录,一个不是地理学家的人怎么教别人画出了连地理学家都画不出的地图?他这个非地理学家比地理学家还厉害?
可能有人会说,利玛窦教中国人画《坤》图并不是他自己的知识,而是来自他带的资料。

那么,他的资料又来自哪里?他的祖国?
众所周知,利玛窦是意大利人,意大利是欧洲国家。
很多人都以为欧洲人开启了大航海时代,而意大利又是欧洲国家,所以意大利也参与了大航海运动。
其实不然。
真正开启大航海运动的就那么几个国家,也就是英法、西班牙、葡萄牙,也许还加个海上马车夫荷兰,而其他的大多数的欧洲国家都没参与进来,就算参与了也只是个打酱油的角色。
你听说过波兰的大航海吗?
你听说过芬兰的大航海吗?
你听说过罗马尼亚的大航海吗?
……
同样,你听说过意大利的大航海吗?
那么,当时意大利在干嘛呢?
其实当时的意大利四分五裂,正在打内战。
下面这段话来自百度词条:
意大利战争(意大利语:Guerre d’Italia del XVI secolo)又称哈布斯堡-瓦卢瓦战争,是1494年至1559年间一系列战争的总称,战事地包括多数意大利城邦、教皇国、西欧各主要国家(法国、西班牙、神圣罗马帝国、英格兰与苏格兰)以及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战争起源于米兰公国与那不勒斯王国间的纠纷,随后迅速转变为各参与国间争夺权力与版图的军事冲突,伴随联盟、反联盟,及频繁的断交与背叛。
这场战争原本是意大利的强邻为宰割和瓜分意大利而发动的,后来演变成了争夺欧洲霸权的战争。

虽然这场战争旷日持久,但意大利并未因此而统一,“长期的战争使意大利更加分裂,经济发展受到严重破坏。到17世纪,意大利的经济特别是手工业进一步衰落。意大利的资本主义萌芽也随之日趋枯萎。”

由此可见,当时的意大利就和中国的北洋军阀时代一样,每个意大利的割据政权都找一个西欧国家当靠山,然后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自相残杀。他们都忙得很,根本没时间搞大航海,所以意大利人当时还不是殖民者,而是被殖民者。

那意大利是什么时候统一的呢?
我们的中学教科书中写明了意大利的统一时间——1870年,就是加里波第、加富尔等人的故事了。这个时候距离利玛窦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两、三百年了,欧洲的大航海时代也结束了。
直到意大利统一了之后,他们才开始对外侵略,但这个时候整个地球基本上都已经被英法瓜分了。这就相当于人家连午饭都吃了,你才起床做早饭,意大利人吃屎都没赶上热的。
大约与意大利差不多同时统一的还有普鲁士德国,德国也对英法瓜分了世界大部分的殖民地感到不公,于是这两个国家联合起来和英法对着干,从而引发了两次世界大战。

说到底,两次世界大战就是西方列强分赃不均引起的。但这不是本帖的主题,就此略过。

不管怎么样,在利玛窦那个时代,他的祖国根本不可能给他提供绘制世界地图的资料。

那么,利玛窦的资料会不会来自其他航海国家,比如英法、西班牙等。
毕竟,利玛窦还有个身份,就是一神教的神父。一神教的教廷在意大利,而一神教又是欧洲各国的共主,就连《坤》图里都对欧洲一神教有一段文字说明:……欧罗巴诸国皆宗之。

那么,有没有可能某个大航海国家把自己勘测的地理资料当做礼物孝敬给一神教的教廷,然后教廷又把这些资料给了利玛窦?
我们也要排除这个可能性。
首先,欧洲国家也不是铁板一块,这几百年来欧洲各国之间的战争从来没停过。著名的有英法争霸战、英西争霸战等。
这些国家本来就是互相仇视,恨不得把对方生吞活剥,他们发现新的殖民地只会想办法独吞,能掩藏就掩藏,《坤》图里记载的地理知识在当时还非常先进,应该是属于国家机密级的,怎么可能和别国分享这方面的情报?

除此以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当时整个欧洲都没能力画世界地图。

2 个赞

@氪金狗

我们说,《坤舆万国全图》是一幅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地图,是一幅把四大洋、七大洲都包括在内的地图。(虽然《坤》图上的南极洲和澳洲连在一块,现在看来错得离谱,但至少表明画《坤》图的人知道那里有一块大陆,说明人家到过那里,只是没有测绘过。)
但问题是,《坤舆万国全图》完成于万历三十年(1602年),而在《坤舆万国全图》诞生的时候,地球上还有很多地球欧洲人还没有发现。
请大家看一组史实:
1741年左右,沙俄雇佣丹麦人维特斯·白令从西伯利亚乘船抵达阿拉斯加探险,这是欧洲人第一次发现阿拉斯加;
1770年,英国人詹姆斯·库克“第一次”发现了澳大利亚,没过多久,澳大利亚就成了英国殖民地;
1820~1821年,美国人帕尔默、沙俄人别林斯高晋和拉扎列夫、英国人布兰斯菲尔德先后发现了南极大陆。
……
以上都是有据可查,不信可以自己去百度,这些历史都是白皮自己承认的。
而且还远不止上述这三个地方,还有很多地方欧洲人发现它们的时间都比《坤》图晚得多,这里就不一一例举了。

这就奇怪了,
1741年,欧洲人才第一次发现了阿拉斯加,但1602年的《坤舆万国全图》上却有阿拉斯加。
1770年,欧洲人才第一次发现了澳大利亚,但1602年的《坤舆万国全图》上却有澳大利亚。
1820年,欧洲人才第一次发现了南极洲,但1602年的《坤舆万国全图》上却有南极洲。
如果《坤》图是在利玛窦的指导下画的,那么请问利玛窦是怎么知道世界上有南极洲、澳洲、阿拉斯加的,是穿越了吗?
不知道某大咖以及其它的美分们怎么解释?

也就是说,利玛窦本人没能力画世界地图,他的祖国也没能量画世界地图,他所在的种族都没能力画出世界地图来。

由此可见,《坤舆万国全图》所记载的地理知识超过了当时欧洲所掌握的地理知识的总和。别说一个地理门外汉利玛窦了,哪怕把当时欧洲所有的航海家和地理学家都集中到一起,也绘制不出《坤舆万国全图》来,因为他们还没有绘制世界地图的知识。

这就有意思了,一个没能力画世界地图的民族能指导别人画出世界地图来吗?一个没学过微积分的人能教别人学会微积分吗?

别人来找你借钱,你要借给他也可以,但必须得有个前提:你自己必须有钱。如果你自己都没钱,你拿什么借给别人?
同理,利玛窦要指导中国人画世界地图,前提是他自己要掌握了全世界的地理知识,如果你自己都没有,你怎么教给别人?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听到的这个“利玛窦指导中国人画《坤舆万国全图》”的故事就是一个“乞丐把自己金库里的金银珠宝借给别人”的故事。
公知们编的历史就是这么荒谬绝伦。

所以,唯一合理的结论就是:绘制《坤舆万国全图》的地理知识只能都来自于郑和舰队,《坤》图根本没欧洲人什么事。

2 个赞

@氪金狗

为什么当时的欧洲人没能力绘制世界地图?
因为当时他们还没有探索完全世界。

众所周知,在人类的近古时代,有两个种族先后开启了大航海时代,一个是中国人,一个是欧洲人。

说到欧洲人的大航海运动,一个最著名的事件就是哥伦布1492年发现美洲大陆(虽然在此之前欧洲人也航海),我们就把这个当成是欧洲大航海时代的开始。
然而,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并不意味着欧洲人就马上了解了整个世界。欧洲人探索世界的方式就像挤牙膏一样,是一点一点地进行的,也就是说,欧洲人探索全世界的过程非常缓慢,不是一次性地或在短期内完成的,所以欧洲的大航海时代相比于中国的大航海时代显得非常长。
中国的大航海时代也就二十多年的时间,而欧洲大航海时代有多长?

如果说,哥伦布在1492年发现美洲大陆算做是欧洲大航海时代的开端,那么哪个事件标志着欧洲大航海时代的结束呢?
关于这个,我还没看到史书上有定论,不如我们今天就当一回历史学家,给欧洲大航海时代的结束下个定义。
首先,我们要给欧洲大航海时代的结束设定一个评判标准,我觉得欧洲大航海时代的结束应该以欧洲人基本发现了全世界为标准,这个应该没异议吧?
那么欧洲人什么时候探索完全整个世界呢?
南极洲是世界上最偏远的地方,也是最后被发现的大陆,我们就把欧洲人发现南极洲当做是欧洲大航海的结束。
那么欧洲人什么时候发现的南极洲?
1820~1821年,美国人帕尔默、沙俄人别林斯高晋和拉扎列夫、英国人布兰斯菲尔德先后发现了南极大陆,到此为止地球上的主要陆地基本上都被欧洲人发现了。所以,我们可以把1820年作为欧洲大航海时代的结束。

为什么欧洲人探索世界的速度这么缓慢呢?
这和当时欧洲的国力以及他们探索世界的方式有关。
在欧洲进行全球殖民之前,他们其实是非常穷的,他们能用在探险上的人力、财力非常拮据,而航海探索又是非常费钱的,所以能组织起来的船队规模非常有限。
比如,
麦哲伦环球旅行的那支船队(如也能叫船队的话),仅有5艘小船,船员250多人。
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那次航线,总共是三艘船,80多名船员。
……
在15世纪,如果哪个欧洲国家能组织一支十几艘船、上千人的探险船队就已经能傲视群雄了。

从1492年哥伦布发现美洲到1820年欧洲人发现南极洲,一共是328年的时间。所以,欧洲大航海时代可以分为三个一百年,而利玛窦生活的年代是1552年—1610年,可以说利玛窦主要生活在欧洲大航海时代的第一个百年,也就是大航海时代的早期,而这个时期,世界上还有大量未知之地没被欧洲人发现,欧洲人还没能力绘制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地图。

也就是说,欧洲人在1820年才基本上完成对世界的探索,也只有在1820年之后欧洲人才能画出真正的世界地图来,那身为欧洲人且不是地理学家的利玛窦怎么教中国人在1602年画出世界地图来的?
如果要说《坤》图的地理知识完全来自于欧洲人的话,那只有一个可能性:利玛窦是一名穿越者,他其实生活在1820年之后的欧洲,然后穿越到了明朝那个时代,并把后世的地理知识传授给了中国人。
但,这只能是小说中的情节,当个笑话看看就行了。

如果《坤》图不是在欧洲人的指导下画的,那《坤》图上的地理知识又来自哪里?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国人,是郑和舰队。
我们说过,近古只有两个民族开启了大航海,一个是欧洲人,一个是中国人,现在欧洲人被排除了,那就只能是中国人了。

和欧洲人相比,郑和舰队包括有1000多艘舰船,其中不乏体量巨大的宝船,兵力多达数万。即使把郑和分成100支分舰队,规模也比欧洲那些“舰队”大得多。
由于郑和舰队实在太庞大了,所以它的编制并不是一支舰队,而是五支舰队,分别由五位正三品的指挥使担任舰队长。
这也就显示了明朝和欧洲国家的巨大实力差距。
如果我们把郑和时代的中国和哥伦布时代的欧洲相比较的话(虽然两人相隔近百年),论人力、物力、财力,当时欧洲所有国家加起来也不如明朝。也只有明朝才能在短期内探索完整个地球,这是由当时的国力决定的。

如果《坤》图上的南极洲真的是郑和发现才画上去的,那就是说中国人发现南极洲比欧洲人早了400年。要知道郑和那个时代是142X年,而西方人发现南极洲是1820年。

也许有人会说,利玛窦教给中国人的也许只是《坤》图上的一部分知识,而不是全部。
但是,我们说过,南极洲是世界上最偏远、最难发现的地方,欧洲人自己最后发现的也是南极洲,如果郑和能够发现南极洲,那还有什么是他发现不了的?郑和难道不会自己去美洲、非洲、欧洲吗?中国人画地图还用的着要利玛窦来教?

2 个赞

@氪金狗

如果说中国人当时的地理知识是大学级的,那欧洲人的最多也就是中学级的,而利玛窦本身并不是地理学家或航海家,他最多算是个小学生水平。所以,要说利玛窦指导中国人画出了《坤舆万国全图》,就好像是说一个小学生指导一个研究生写出了一篇硕士论文,这简直荒谬绝顶。
但西拥者们总是试图让我们相信,一个小学生真的指导研究生写出了硕士论文。

这让我想起了最近的一个时事热点。
大家都知道最近川普大统领打压华为的事,因为华为最先发展出了5G技术。
这件事情被引爆之后也让全世界了解到原来在5G技术方面中国是领先的,这让高傲的美国人无法接受。
于是,就有人问川普:为什么是中国人率先开发出5G技术,而不美国?
川普的回答是:中国剽窃了美国的5G技术。
嗯,这果然很川普。中国从美国那里剽窃了连美国自己都没有的5G技术。哈哈。
川普的这个回答充满了川普的人生智慧和人类的至高哲理,以至于连美国人自己都不信。
对于川普的这个回答,我给他打99分,多一分怕他骄傲。

如果我们回过头来看利玛窦和《坤》图,你会发现这两件事的性质高度相似。
川普说,中国从美国那里剽窃了连美国自己都没有的5G技术,才开发出中国的5G技术。
而西拥者说,利玛窦把欧洲人自己都没有的地理知识教给了中国人,中国人才画出了《坤舆万国全图》。
两个说法都值得打99分。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2 个赞

@ yletpkki

《坤舆万国全图》中今天的马达加斯加周边标注了十二个小岛,整个欧洲周边,同样大小的小岛标注出来的不到三十个,希腊附近那么多岛屿,标注出来的不过八个,这是符合欧洲人所绘制地图的常理吗?常理难道不是欧洲周边海岛标注多而且详尽才对吗?对比东南亚岛屿的标注的详细程度,可知大明与欧罗巴谁才是真正的海上霸主,谁才有资格绘制这幅地图。

另外,马达加斯加的名字,在坤舆万国全图的时候就已经基本定型了,只不过当时只是别名,“麻打曷失葛”


302647589

对比马达加斯加跟希腊,看看谁的岛屿多?欧罗巴人不熟识希腊反而熟识马达加斯加,这合理吗?

302648871

英格兰号称有“公元前2500~前1500年”的巨石阵,苏格兰更是号称有“公元前2900至2600年”的卡拉尼什巨石阵,那么早就有那么高度的“文明成果”了,应该说古代也是发展的不错的,照理江湖地位应该是很高很受重视的,可是为何,在号称是“欧罗巴”人自己资料绘制的地图里显得那么粗糙呢?不列颠周边那么多小岛一个都没有标注出来,比不上万里之外的马达加斯加,这合理吗?

302714486

2 个赞

@yletpkki

中国古人早就有能力远洋,从人力物力上说最有可能在郑和的时候完成对世界的测绘:

唐代杨良瑶碑文显示,唐德宗贞元元年(785年)四月,杨良瑶作为使臣曾泛舟西洋,出使大食。这比郑和初次下西洋(明永乐三年,1405年),早了整整620年。

郑和下西洋前后七次,船队规模庞大,舰船两百多艘,人数两万多,这里边涉及的后勤供应,人员卫生,安全导航等等无一不体现着古代科技所能达到的最高水平。在郑和航海所得数据的基础上,明代绘出了《坤舆万国全图》。

2

人说《坤舆万国全图》是在西方地图资料的基础上绘制出来的。可是纵观西方“新航路”以来的历次著名航行路线,没有一次是绕行美洲西海岸的,也就是说不可能有美洲西部的海岸线数据,那《坤舆万国全图》南北美洲的准确海岸线从何而来?只能说,是郑和他们测绘的结果。
直到1642年,西方还没有绕行南北美洲的记录,而最迟1608年,《坤舆万国全图》已经绘制完毕了。

1 个赞

@氪金狗

这还不算,利玛窦和《坤》图的疑点还不止于此。
除了利玛窦的能力可疑以外,他的动机也同样可疑。
三个疑点:
1,为什么他要教别的民族学习欧洲的知识?
2,为什么他只教中国?
3,为什么他只教中国人地理知识?

首先,我们来说说疑点一。
众所周知,人类近500年的历史就是西方血腥的殖民史和其他民族的血泪史。
而西方殖民整个世界靠的是什么?就是他们比别人高出不止一个档次的知识和科技水平,这当然也包括地理知识,那为什么他们把这些知识和技能教给其他民族?如果大家都变得像他们那样先进,那他们还怎么搞殖民?

所以,为什么利玛窦要来教别的民族学习他们的知识呢?他的动机是什么?
据我所知,欧洲人唯一不吝啬教给别人的就是他们的一神教的教义,没听说过他们教别人学习先进的知识。

而在宣扬利玛窦在中国传授知识的过程中,欧洲人的形象也被洗白了。
我们知道的欧洲人的形象是野蛮凶残的,而我们所认识的利玛窦却被描绘成一个无私的、高尚的长者的形象。这也算是另一个收获。

再来说说疑点二。
即使他要教别人学习,为什么只教中国?世界上有不止中国这一个民族,还有阿拉伯、印度、非洲黑人、印第安人等,但他为什么不教其他民族,偏偏来教中国人?
中国的地理知识比他还丰富,不需要他来教。而世界上有这么多民族没有开启大航海运动,没有地理大发现,这些民族比起中国来更需要他的知识,为什么利玛窦不教他们,反而来教中国这个不需要他知识的民族?
据我所知,他来中国之前曾经在印度呆过一段时间,难道他没教印度一些什么东西吗?他没在印度留下过什么东西吗?好像没这方面的记载吧。

疑点三。
他要来教中国人学习一些他们的知识也可以,可为什么只听说过他只教过地理知识呢?中国和欧洲同为两个大航海民族,两者在这方面至少是不相伯仲,也就是说他教给中国的东西都是中国擅长的,而中国不擅长的他却没教,为什么?
据说,他曾经向万历皇帝进献过欧洲的钟表,万历皇帝非常喜欢,当成宝贝一样。所以,他完全可以教中国人制造钟表来讨万历的欢心,可他并没有这么做,为什么?

想到这里,不禁令人疑窦重生。
当你和一个比你更牛逼的人混在一起,你不是想要给他点什么,而是要从他那得到些什么。
利玛窦来“教”中国人画世界地图,不是真的要给中国人地理知识,反而可能是要从中国那里得到些什么。
打个很简单的比喻。如果一个人到处去宣扬他曾经教过姚明打篮球,教过柯洁下围棋,那他可能是想借他们的名气来出名,或者是说把别人的荣耀变成自己的荣耀。

还有一点大家可能不知道,那就是《坤》图上写着利玛窦的名字。
那《坤》图上写着利玛窦的名字是不是就能证明《坤》图是利玛窦的作品呢?
这令我想起了另一个时事热点。
几个月前的“视觉中国”事件大家还记得吗?科学家们拍到了第一张黑洞照片,却被“视觉中国”打上自己的水印拿来卖钱。“视觉中国”的做法就是:把别人的东西打上自己水印,然后就成了自己的了。
利玛窦的名字被写在《坤舆万国全图》上,怎么看都像是另一个“视觉中国”事件,就是要让《坤》图打上他的印记,《坤》图就变成欧洲人的成就了。
所以,《坤》图上写着利玛窦的名字,但并不代表《坤》图是利玛窦画的,就好像黑洞照片上印着“视觉中国”的水印,但并不代表黑洞照片就是“视觉中国”的。
要做到这一点也不难。
别忘了他的老本行,他是一神教的神父,被教廷派到中国来传教的,也就是搞传销,搞传销就是洗脑。而《坤》图的主要负责人李之藻就是被他成功洗脑的对象之一,一个信奉疯狂神教的人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在《坤》图上添个外国人的名字又算得了什么。

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你要我拿证据我是拿不出来的。但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大侦探福尔摩斯曾经说过一句话(大概意思):当你排除了所有可能之后,剩下的那个可能无论有多么稀奇,它都是真相。楼主说了这么多,已经排除了所有可能,剩下的唯一的这个可能就是真相。

2 个赞

@氪金狗

最后总结一下,我的最终结论就是:
1,利玛窦,乃至当时整个欧洲都没能力绘制世界地图,所以《坤舆万国全图》只能是用中国人自己的地理知识画出来的。当然,也不能完全排除利玛窦参与绘制的可能性,但是即使有他的份,他的参与

度应该也非常低,也就相当于别人写了一篇硕士论文,他给改了几个标点符号那样。
2,利玛窦指导中国人画《坤》图这件事非常可疑,整个事情都显得疑点重重,所有证据都表明他对中国是有阴谋的,至于是什么阴谋?想必大家已经猜到了。

欧洲人这几百年来一直在伪造历史,这只不过是他们伪造历史的一小部分。而正是因为这些历史是伪造的,所以逻辑上显得非常混乱和荒谬,完全经不起推敲,一推敲就全碎了。

2 个赞
1 个赞

@yletpkki

欧洲的远洋航行起步很晚,最初的表现很稚嫩,技术很落后,“1471年,瑟罗·达·科斯塔(SoeirodaCosta)勘察了黄金海岸、象牙海岸,并穿越了赤道,这之后风向改变,引起了恐慌。从那时起,水手们通过在沿岸设置标记来测量他们的航程。”

—就这样的水平,100年后的1570年,能测绘出《奥特里乌斯世界地图》了吗?

退一万步,就算整个欧洲的力量加起来也不能绘制出《奥特里乌斯世界地图》,而事实上,欧洲各国对地图资料是极度保密的,不可能共享。

2 个赞

@轩辕之力

利玛窦其人:

利玛窦,生于1552年。1571年加入天主教。1578年离开意大利,前往东方传教,是年26岁(伽利略才14岁)。1580年被派往明朝,1582年抵达澳门。1601年到北京献地图。1602年李之藻将地图刊出,名以《坤舆万国全图》。1610年归天。

法国学者丹纳说:1550年时,欧洲仍贫瘠落后如同部落时代。这时期欧洲哪能有什么文明?更不可能刊印出作者都是虚构人物的《几何原本》这种数学典籍!

1578年才26岁的利玛窦信奉天主,又能从哪里学到丰富的科学知识?当时愚昧落后的欧洲知道中国强大先进远超自身,不断派传教士来中国的目的就是以传教为掩护,暗中偷窃中国文化知识以启蒙自身。

当时西方还没有文明,连文字都没有,教廷跟中国的交往根本不是“文化交流”。同时代粗俗野蛮盗抢成性的白皮又怎么可能真心诚意的让利玛窦带来十五卷本的《几何原本》让明朝人研究?让中国更加进步?

而且利玛窦1578年离开意大利只是到“东方”传教,并非一开始就确定要来中国。他同年到达印度,呆了一年多也没献出《几何原本》。印度同时代也没有此书的记载。

其后利玛窦于1580年被派往中国。据说到了中国后才献出此书,并和徐光启一齐翻译。

徐光启后来回忆说:“和利玛窦一起来的教士庞迪我和随后来的熊三拔都不懂《几何原本》,翻译工作做不了。”

看清楚,另外两个同样被教廷委以重任的神棍对几何一窍不通,那凭什么跟他们同时期离开欧洲的,才26岁的神棍利玛窦就懂?

这明显是徐光启加入天主教后痴迷太深,为对天主表忠而拉好友利玛窦友情客串了此书的译者。其实这部书就是中国人所著,献于朝廷后一直藏于大内深宫不露。

来自一个愚昧落后之地,信奉天主,跟当时的教廷保持“共识”,相信“地球是平的,是宇宙中心”的神棍利玛窦根本就不懂世界地理,也不相信地球是圆的,所以利玛窦绝对不是《坤舆万国全图》的绘制者!

此图作者只能是当时远洋实力世界第一的明朝人!李之藻跟据之前明朝的旧地图重新绘制时为“挟洋自慰”而加上了利玛窦的名字。

2 个赞

@ 轩辕之力

伏尔泰在《风俗论》中写道:“我们可以回忆一下,500年前(13世纪),不管是在北欧、在德国、还是在俄罗斯,还几乎没有一个人会写字。今天我们的面包商还使用着的刻记赊售面包的木筹,就是我们过去的象形文字和账簿。”

直到中国明朝中晚期,欧洲大陆仍是一片蛮荒。

法国19世纪的学者丹纳说:“到1550年,英国只有猎人、农夫、大兵和粗汉。一个内地的城镇统共只有两三个烟囱。乡下绅士住的是草屋,涂着最粗糙的黏土,取光的窗洞只有格子没有窗子。中等阶级睡的是草垫,枕的是木柴,枕头好像只有产妇才用,杯盘碗盏还不是锡的,而是木头的。”

“至于法国,到15世纪末,国内的优秀人士,所谓贵族只是粗野的蛮子。威尼斯的大使们说,法国绅士的腿都像弓一样弯曲,因为老是骑在马上过生活。拉伯雷告诉我们,歌德人的蛮俗,下流的兽性,在16世纪中叶还根深蒂固。”

=================================

看到没有?伏尔泰说十三世纪的欧洲还没有文字!丹纳说直到十六世纪中叶的欧洲还像蛮荒部落。

欧洲十三世纪至十六世纪跟中国大宋朝、大明朝同时期,尚未开化的欧洲白皮还愚昧落后如同野人,根本无法跟富丽堂皇的大宋朝、大明朝相比!更不可能精通世界地理,绝不会绘制地图。

通过当时欧洲不断派传教士到大明朝窃取文明成就的无耻行径足以证明当时他们就是一群穷鬼蛮子!

哪个洋奴小丑敢不相信白皮主子伏尔泰和丹纳说的真理,就是不忠不孝,伏尔泰必从墓中跳出来取尔等狗命!

2 个赞

@轩辕之力

太平洋连通北冰洋的通道,是白令海峡。西方共识是:1728年丹麦人维他斯•白令在俄国海军任职时首次航行到此海域,后世将此处命名为:白令海。

而利玛窦于1601年献上的《坤舆万国全图》上却已经标绘出了白令海峡,图上叫:亚泥俺峡,比白令早了127年!

===========

看到没有?来自一个蛮荒之地的神棍利玛窦居然比白令早127年就知道这个海峡,还命名为“亚泥俺峡”。既然欧洲提前127年就知道这个海峡了,那为何127年后的白令“首次到达”又成为西方共识?

这证明,在1601年之前,愚昧落后的欧洲人根本就不知道这里。只有历史公认当时远洋能力世界第一的大明朝船队才有能力到达。

亚泥俺峡是亚洲大陆和北美洲之间最短的海上通道。只要到了这里,就能到达美洲。明朝的地图上标出了这里就是中国人最早发现美洲的佐证!

坚持利玛窦绘制了地图的洋奴小丑们敢不敢向白皮主子提出质疑,反对西方共识:“1728年白令‘首次’到达白令海峡”?

如果你们怕被主子掌掴不敢质疑,那就是否认欧洲人于1601年前到达过此地,也就是否认来自欧洲的神棍利玛窦知道此处地理,也就否认了利玛窦是此图作者!

你们敢不敢?不敢就别再狂吠利玛窦是作者了!要点脸吧!

《坤舆万国全图》上对欧洲有一段注文:“( 欧罗巴洲)去中国八万里,自古不通,今相通近七十余载云”。

==========

此图绘于1601年,上数七十余载为1530年,当时明朝正处于海禁时期,海路根本不通。如果此图真为利玛窦所监制,中文注文也是他所翻译添加,那他绝对不会犯下这个低级错误,胡说大明朝和欧洲于1530年海禁时期就有官方交往了。这只能证明利玛窦完全不知道中欧交往历史,根本没参与此图的绘制,只是友情客串被加上了名字而已。

如果说这段注文是利玛窦从自己于欧洲带来的参考地图上按原文翻译过来的,没有改动;或者原图上并没有这段注文,是他制图时新添加的(仅为假设而已,当时愚昧落后的欧洲根本没有制作世界地图的能力),那当他绘制地图时,在把原图上对欧洲的这段注文翻译成中文,或者新添加时,他对自己家乡欧洲和中国的相通时间都会重新计算后再添加,绝不会出现这句“今相通近七十余载”的错误。这再次可以证明利玛窦不是此图作者。

洋奴小丑们看好!如果《坤舆万国全图》真为利玛窦所绘,那么这句对欧洲的中文注文必是他所翻译添加。

如果你们还坚信此图是利玛窦所制,那就等于是用这句注文否定利玛窦是此图作者。

你们这群慕洋犬若敢大逆不道让利玛窦自掌自脸,白皮主子必责你们不忠不孝,把你们绑上烧烤架!

再请出西方誉为地理学之父的托勒密。他所绘制的世界地图只有180经度。而《坤舆万国全图》上已标注为360经度。

==========

西方誉为地理学之父的托勒密,据说是二世纪的希腊人。十五世纪时西方突然冒出他的世界地图,地图上只有180经度,整个西半球不存在。托勒密的地图明明白白告诉我们,欧洲人当时根本不知道地球是360经度。而中国汉代就有了周天三百六十度的讲法。

洋奴小丑们看好!白皮自己承认的十五、十六世纪时尚是愚昧落后之地的欧洲当时的“共识”还是地球为180经度,相信托勒密的地图。那么一个26岁,信奉天主,跟教廷保持“地球是平的,为宇宙中心”共识的神棍利玛窦又是如何知道地球是360经度的?来到中国后居然还画到了《坤舆万国全图》上?

经过李兆良教授几乎没什么破绽的推理,让身处荷兰的世界权威的地图史论坛网站于2015年关闭,已经检索不到有关利玛窦的信息。

这说明什么?说明西方人心虚了!其关站的举动证明荷兰人多少还知道羞耻!而为了每天三桶白皮大便就自作多情认白作父自愿献身给白皮的慕洋犬们在白皮主子含羞退入幕后的窘境下,却跳出来捍卫白皮主子的脸面,自作多情的担当起了继续鼓吹跪舔利玛窦臭脚的任务。它们“逢中必反,逢洋必舔”的龌龊表演展露了它们是多么的恬不知耻!

1 个赞

本帖已被书格的未曾先生加入《坤舆万国全图》介绍页面。

Selection_773

1 个赞

@叮当风云town

绘制世界地图,要有深厚的文化底蕴,要有充足的国力支撑。

明代皇家绘制的第一张世界地图。如今,这张绢本彩色绘制的国宝级的古地图——《大明混一图》,被完整地保存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里。依据图上两个关键地名“广元县”和“龙洲”,推定此图绘于明洪武二十二年(1389)。

在 《大明混一图》上,欧洲和非洲地区都已描绘出来。

这张地图的出现,缘于600多年前中国人对辽阔的大陆和海洋世界的探求欲望,足以说明元明时期中国人对外部世界的认知程度,沿海水陆地形的准确程度也反映了明王朝在航海上的探索与成就。

我们注意到这幅古地图的成图时间,竟比郑和下西洋早了16年。因此可以想象,郑和当年极有可能带着皇家秘藏的世界地图走向海洋,到达了印度、非洲,甚至南非的好望角。

1999年李X委员长访问南非,把一本《中国古代地图集》(明代卷)赠送给南非国民议会议长金瓦拉女士。当她翻开卷首几页展示的《大明混一图》,就看到了地图的左下方的非洲大陆图,南非的好望角赫然出现在地图上,海陆线条精美,形制一目了然。金瓦拉女士对这张600多年前中国人绘制出的精美地图赞叹不已,并召集南非历史学家对该图进行深入考察和研究后,得出的结论是——早在欧洲人宣称他们 “发现”非洲大陆100年前,中国人就对非洲有所了解了。

2002年11月,《大明混一图》复制件前往南非,参加了南非国民议会千年项目地图展,这是迄今为止非洲人所见到的最早描绘非洲的世界地图,在当地引起很大轰动。

《混一疆理历代国都之图》仍保存着元代绘制舆地总图的艺术风格。其内容、绘图风格及水平一目了然。该图所绘范围:东自朝鲜和日本列岛;东南绘出了麻逸(今菲律宾的吕宋岛)、三屿(今菲律宾的巴拉旺岛)等岛屿;西南绘有浡泥(今婆罗乃)、三佛齐(今苏门答腊岛)、马八儿(今印度的马拉巴尔)等;正西绘出了三角形的非洲大陆及北部地区;北面已绘到大泽(今贝加尔湖)以北一线。从地图内容上看,尽管未画出元代疆域界线,而元朝各行省及所属各路、府、州等行政名称均用汉文标出,十分详细。图上所有山脉用形象符号表示,大小河流采用双曲线画出。长城如同一条飞腾的巨龙,形象逼真。海洋之水绘有波纹。显然这均是中国宋、元时期古地图的传统画法。无论是中国大地,还是诸蕃异域,陆地、山川、河流及海中岛屿,绘制如此之详,范围之广,是中国古代舆地图前所未有的。尽管这幅舆图是摹绘本,也实属罕见。它的传世,不仅体现了元朝绘制舆地图的科学技术水平。

更重要的是,它反映了早在欧洲人绘制的世界地图出现之前,中国人已对亚洲、非洲等地有了很清楚的认识。这幅包含东南亚、南亚广阔海域及整个非洲大陆和部分欧洲在内的大半个世界的地图,早在十四世纪初,已出现在世界绘图史上。这是中国人的荣耀,是中国地图史上的一大突破。虽然目前还未发现有史料记载《混一疆理历代国都之图》的母本——李泽民的《声教广被图》中有关非洲大陆是怎样绘制出来的,但在中国元代,李泽民是完全能够绘制出这样精细的地图的。

众所周知,早在公元三世纪,中国商船已越过印度,出现于波斯湾头,到了唐代,中国与印度洋各国的海上贸易已相当可观,宋朝时达到了顶点。同时,中国对非洲的贸易,仅仅是与阿拉伯各国巨大贸易的一个分支,并对非洲几十个国家,已有了深刻的了解。如:南宋赵汝适在他所著的《诸蕃志》一书中,就记载了非洲东部沿海地区的一些国家概况,而他的资料一部分来源于周去非在公元1178年写成的《岭外代答》2。书中对非洲西南大岛——“马达加斯加”描述如下:“昆仑层期国,在西南海上,连接大海岛。常有大鹏飞,蔽日移晷。有野骆驼,大鹏遇则吞之。或拾鹏翅,截其管,可作水桶。土产大象牙、犀角。西有海岛,多野人,身如黑漆,虬发。诱以食而擒之,转卖给大食国为奴,获价甚厚。托以管钥,谓其无亲属之恋也。”

对埃及的记载,有一处叫迷斯篱(Misria即埃及)的地方。他谈到那条大的河流:“有江水,极清甘,莫知水源所出。岁旱,诸国江水皆消减,唯此水如常。田畴充足,农民籍以耕种,岁率如此,人至有七八十岁不识雨者。”文中提到位于河岸的城市“憩野”即开罗。书中还叙述中国至埃及的航线:“从泉州出发,四十余日到兰里(亚齐),博易住冬,次年再发,顺风六十余日,可至迷斯篱(即埃及)。
又如,元朝汪大渊,江西南昌人。生于1309年,20岁时,附舶出洋。到过非洲99个国家和地区,回国后撰《岛夷志略》。

尽管目前还未见到元代李泽民如何了解非洲大陆的确切记载,但大量史料证明,唐、宋、元以来,中国与非洲交往增多,中国人对非洲的认识日益丰富,为中国人绘制比较准确的非洲地图提供了条件。可想而知,元代李泽民能绘出含有非洲大陆全貌的《声教广被图》并不是奇怪之事。从另一方面讲,自从李泽民的地图起,非洲被画成了一个三角形的大陆,在国内外影响极大。
明朝初年,李泽民的《声教广被图》还在国内广泛流传,受到政府官员及地理学者的重视,在绘制全国地图时,也不放过对非洲及外域世界的认识并绘制于图上。

而今保存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明洪武二十二年(1389)彩绘本《大明混一图》和保存在中国国家图书馆的明罗洪先嘉靖三十四年舆图·西南海夷图》3均绘有非洲大陆及沙特阿拉伯半岛,形状均与《混一疆理历代国都之图》中的非洲大陆画法大致相同。换言之,这些非洲资料无不来源于元代李泽民的《声教广被图》。

在国外,直到十五世纪,欧洲人绘制的地图才有类似的画法。如公元1842年希腊人托勒密绘出了包括非洲在内的非亚大陆地图——俗称《托勒密世界地图》4展示了西起大西洋,东至印度洋的大片区域。从十五世纪初起,葡萄牙人开始沿西非海岸缓慢南下。1496年,探险家达·伽马(Da·Gama)绕过非洲好望角,才开通驶往东方的新航线。

由于宋、元、明时,中国有大量含亚、非洲地理知识的古地图传世,有机会收集到欧、亚、非地图资料,再加上郑和航海,海上丝绸之路对世界的不停探索,终于于明万历三十年(1602)编辑成《坤舆万国全图》,将世界地理知识传播到世界各国。

行文到此,我们可以自豪地说,最早了解绘制欧亚非大陆地图的是中国人。

2 个赞

@叮当风云town

在《坤舆万国全图》上,标注“伯西儿”的地方,在今天南美的苏里南和巴西的位置。

标注“伯西儿”的两侧,都有一段文字注释。
“伯西儿”左边的是:南亚美利加今分为五邦,一曰孛露,……五曰伯西儿即中国所谓苏木也……。
“伯西儿”右边的是:伯西儿此古苏木此国人不做房屋开地为穴以居……

如果中国人在画《坤舆万国全图》之前没有到过南美伯西儿(巴西),没有与伯西儿(巴西)人进行过多年交流,
又怎么会在画《坤舆万国全图》时特意标注“伯西儿即中国所谓苏木也”,“伯西儿此古苏木”这两句话?
怎么可能有中国以前将巴西称为“苏木”一说?

当然,从欧洲人哥伦布1492年“发现”美洲,到利玛窦来到中国,中间隔了百年左右,让中国人可能有其他方式,在利玛窦之前知道了南美的巴西,称其为苏木。

但是,首先,它至少否定了“利玛窦之前中国人不知道地球是圆的”这种教科书上的说法。

其次,即便是中国人在哥伦布以后、利玛窦之前知道了伯西儿巴西,那时候的中国人对于巴西的称呼,也应该符合西方人的称呼才对,为何会有“苏木”这样一个中国式的称呼?

详细说明:在利玛窦来中国的很早以前,中国人不仅知道南美州地区邦国的存在,而且还给南美洲中的一个邦国起名为“苏木”。

巴西红木(Brazil)最初的故事,远比千年要久远。古代的中国人至少在唐朝时已经知道,在遥远的大海上有那么一个地方,专门出产一种特殊的红木。那个地方被叫做苏方国,那种木头被叫做苏方木。

这种木头在当地相当普遍,普遍到用来当作烧柴。连明朝的李时珍都说,即使“暹罗国”那儿的人也将这种木头“贱用如薪”。对当地人来说不起眼的这么一种自然资源,却被亚洲人发现了其重要的经济价值——可以用来染色。这种红色的木头可以令人们的服饰变得灿烂起来,于是它的价值在亚洲得到重视与重用。

从苏木中提取色素简便易行,上色效果好,所染色彩鲜艳明亮,并且可以根据不同的色彩需要加入不同的媒染剂得到不同效果的色彩。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苏木染。

巴西红木,这种进口的木材既供染色用,中国人又将其供药用,被写入了由唐朝政府组织编纂的《唐本草》。它在《本草纲目》中的正名叫做“苏方木”,又称苏木。

据传说,红木引导葡萄牙人卡布拉尔找到了陆地。当他的船队被风暴吹到未知的海域后,他们只能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大海上漂流,但是,是海上飘浮而来的红木,让葡萄牙人看到了陆地已近的信号。他们向着红木漂来的洋流前行,终于到达了陆地。因此,可以说是红木引导他们发现了巴西。

15世纪末航海大发现的开启令葡萄牙人占尽了先机,葡萄牙人的大发现就包括发现了巴西和红木。西方人开始大举开采红木、运回欧洲。过度开采导致巴西红木数量遽减,在18世纪这种经济活动已经走到了尽头,以至于这个物种在巴西的大部分地区绝迹。迄今巴西红木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濒危物种。

近年巴西尝试在适当地区重新种植巴西红木这一物种。巴西的里约热内卢植物园是世界十大植物园之一,有巴西的国树——巴西红木。

2 个赞

@叮当风云town

书名:雷公炮炙论
作者:刘宋、雷学所着
朝代:南北朝
年份:公元420-581年

下卷
<篇名>苏方木
内容:雷公云∶凡使,去上粗皮并节了。若有中心文如紫角者,号曰木中尊色,其效倍常百等。
凡修事,须细锉了,重捣,拌细条梅枝蒸,从巳至申,出,阴干用。

《本草纲目》 [明·万历六年] 李时珍(公元1578年)

[木部第三十五卷 木之二] 苏方木
(《唐本草》) 【释名】苏木。 时珍曰∶海岛有苏方国,其地产此木,故名。今人省呼为苏木尔。

【集解】恭曰∶苏方木自南海、昆仑来,而交州、爱州亦有之。树似庵罗,叶若榆叶而 无涩,抽条长丈许,花黄,子生青熟黑。其木,人用染绛色。 曰∶按∶徐表《南州记》云∶生海畔。 叶似绛,木若女贞。

时珍曰∶按∶嵇含《南方草木状》云∶苏方树类槐,黄花黑子,出九真。煎汁忌铁器, 则色黯。其木蠹之粪名曰紫纳,亦可用。暹罗国人贱用如薪。

【修治】曰∶凡使去上粗皮并节。若得中心纹横如紫角者,号曰木中尊,其力倍常百 等。须细锉重捣,拌细梅树枝蒸之,从巳至申,阴干用。

【气味】甘、咸,平,无毒。 杲曰∶甘、咸,凉。可升可降,阳中阴也。 好古曰∶味甘而微酸、辛,其性平。

【主治】破血。产后血胀闷欲死者,水煮五两,取浓汁服(《 妇人血气心腹痛,月候不调及蓐痨,排脓止痛,消痈肿扑损瘀血,女人失音血噤,赤白 痢,并后分急痛(大明)。虚劳血癖气壅滞,产后恶露不安,心腹搅痛,及经络不通,男女 中风,口噤不语。并宜细研乳头香末方寸匕,以酒煎苏方木,调服,立吐恶物瘥(《海药》)。 霍乱呕逆,及人常呕吐,用水煎服(藏器)。破疮疡死血,产后败血

【发明】元素曰∶苏木性凉,味微辛。发散表里风气,宜与防风同用。又能破死血,产 后血肿胀满欲死者宜之。

【附方】旧一,新五。 产后血晕∶苏方木三两,水五升,煎取二升,分再服。(《肘后方》)。 产后气喘,面黑欲死,乃血入肺也∶用苏木二两,水两碗,煮一碗,入人参末一两服。 随时加减,神效不可言。(胡氏方)。 破伤风病∶苏方木(为散)三钱,酒服立效。 名独圣散。(《普济方》)。 香港脚肿痛∶苏方木、鹭鸶藤等分,细锉,入淀粉少许,水二斗,煎一斗五升,先熏后洗。 (《普济方》)。 偏坠肿痛∶苏方木二两,好酒一壶煮熟,频饮立好。(《集简方》)。 金疮接指∶凡指断及刀斧伤。用真苏木末敷之,外以蚕茧包缚完固,数日如故。(《摄 生方》)

植物形态

落叶小乔木或灌木,高5~10米,枝幼时被细 柔毛,有稀疏短刺,皮孔凸出圆形。叶互生为二回双数羽状复叶;荚果扁斜状倒卵形,顶端有喙,厚革质,红棕色。花期5~10月,果期7月至翌年3月。

分布地区
原产美洲中部、 哥伦比亚,野生于海拔500-1800米的热带、亚热带地区。

生长地:喜欢高温多湿、阳光充足和肥沃的园边、山坡、沟边及村旁。产于台湾、广东、广西、云南、四川等地,以广西的产品为佳。多栽培于园边、地边、村前村后。

药材性状
干燥心材呈圆柱形,有的连接根部,呈不规则稍弯曲的长条状或疙瘩状,长8~100cm,直径3~12cm。表面暗棕色或黄棕色,可见黄红相间的纵向条纹,有刀削痕及细小的凹入油孔。横断面有显著的类圆形同心环纹(年轮),有时中央可见黄白色质松带亮星的髓。
质致密,坚硬而重。无臭,味微涩。
将该品投入热水中,水染成鲜艳的桃红色,加酸则变为黄色,再加碱又变为红色。

饮片为不规则薄片,表面红黄色或棕黄色,有细小凹入的油孔,年轮纵向纹理明显,有的可见暗棕色,质松,带亮星的髓部,质地致密坚硬,气微香,味微甘涩。

采制
全年均可采伐,但以秋天为好。伐取树干或粗枝,削去外皮和边材(白木),取中间紫红或红黄色心材,放通风处阴干即可。炮制时,将其刨成薄片或砍成小块,或经蒸软切片用。含有巴西苏木酚、挥发油(主要为水芹烯、 罗勒烯)及 鞣质等。


几本中药书内容贴出来,逻辑顺序是这样的:

1、南北朝的《雷公炮炙论》定名苏方木,确定树的紫红色心材,药用价值百倍的高。

2、中国海船到达南美伯西儿(巴西),发现当地的苏方木出奇的多,直接以苏方木作为当地地名,在《本草纲目》中记录:海岛有苏方国,其地产此木,故名。今人省呼为苏木尔。
分析”今人省呼为苏木尔“这句话:李时珍时代的中国人,普遍知道苏方国的存在,说的人次数太多,到了要使用简略称呼的程度。省略了学名苏方木中间的“方”字,直接以苏木称之。

3、1602年,李之藻绘制《坤舆万国全图南美洲五个邦国时,怕中国人看不明白伯西儿(巴西)这个新命名,在地图的有限空间中两次强调伯西儿(巴西)就是中国人早已知道的所谓苏木。

2 个赞

@氪金狗

@forwardmen
例如,李兆良用的日本藏的版本,说哈德孙湾被命名为“哥泥自斯湖”,同时期西方的地图上这个地方没被命名,但网上看南京博物院收藏的临摹本上,好像哈德孙湖也没有写名字,只是形状不一样,为什么? 而且说利玛窦到中国后, 欧洲有些地图上哈德孙湾的形状就改变了,好像意味着是利玛窦看到中国的地图后,把信息传递给了欧洲,这种可能性能有多大? 就算当时明朝真有世界地图,利玛窦能轻易看到吗?就算利玛窦看到了,他凭什…


哈德逊湾?
哈哈,哈德逊湾本身就是一个支持我的证据。

白皮发现哈德逊湾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1610年。
不信可以自己百度。
《坤》图完成于1602年。
也就是说在《坤》图完成8年后,白皮才发现哈德逊湾,请问白皮怎么教中国人画哈德逊湾?乘时光穿梭机回到8年前教的吗?

2 个赞